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产业智慧。商业思维。

于清教。多媒体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于清教。多媒体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品牌营销传播专家。 任多家著名企业集团营销传播策略顾问/专家,多家媒体策略顾问/专家组成员。 研究方向:企业战略/品牌营销/公关传播/财经评论/行业分析/总裁决策等。 Mail:qdyqj#yahoo.com.cn(#改@) Msn:qingdaonews808#hotmail.com(拒绝广告)

网易考拉推荐

跟空气较劲儿的何鲁敏  

2008-01-24 15:2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空气较劲儿的何鲁敏

 

跟空气较劲儿的何鲁敏 - 于清教 - 产业智慧。商业思维。


  

   他是北京亚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当家人。 
   他,清华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北京市工商联的常委,中关村昌平园区高新技术企业协会的会长,人家称老何“中国空气产业之父”。
   他,1987年创办亚都科技,注册资本 1.7亿元,是国内空气品质(IAQ)领域起步最早、规模最大、自主知识产权最多的国家大型企业。19年如一日,他带领亚都专著于空气产业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在空气加湿器和净化器领域以执着和专业的精神称霸于市场。
   亚都是国家科技部首批认定的“民营高新技术企业”和中关村科技园区的优秀新技术企业,其品牌是北京市著名商标,其产品“亚都加湿器”和“亚都净化器”是北京市名牌产品。亚都公司专业从事室内环保18年,还承担了国家部分十五科技攻关计划。
   2006年亚都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空气加湿净化器独家供应商。

 

   ·语录·

   ◆把人笼统地分成两种:一种人是用生命去换财富,而另一种人是在用财富来换生命。

   ◆想做成事业,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一个企业家如果不能够耐下心来,下决心做一件了不起的事,那就不能称其为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我们有自己的目标,就是做这个行业的百年老店,百年以后,大家都会说,亚都这个牌子了不得,是上个世纪的牌子,那我们就非常欣慰了。

   ◆做企业不是赶时髦。时髦是赶不上的,你不如去等时髦或者是引领时髦。

   ◆对中国企业而言,不创新就是等死,创新是找死,但找死总比等死强。

   ◆真正的市场蓝海并不存在,即使找到了,也绝不会长久,用不了多久就又会变成红海,除非你的蓝海里始终只有你自己在游泳。

   ◆中国的空气质量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中国要以最优质的空气迎接奥运。亚都奥运的买卖,赔本也要做。

 

追求开霸道的车

   他开着丰田越野在城市的洪流中奔驰,他抽着香烟大谈如何提升空气净化的指标,用时下流行的词藻来形容我眼中这位成功的企业家——就是一个“酷”字。

   在他名片上,他为自己定义了两个身分:先是工学硕士,然后是董事长。事实上,他更愿意以他所从事的空气净化领域的专家的身分自居。科研出身的何鲁敏有着天生的经营头脑:创业之初,他就选择开拓加湿器这个国内还是空白的市场,并在以后的经营中不断树立起竞争的壁垒,从而开创了一个无人能及的竞争蓝海,使亚都始终处于行业的霸主地位。

   他对管理理论有很深入的研究,谈起管理学的经典案例如数家珍,然而他却说自己不相信理论。

   当有人问他亚都的发展目标时,他的回答是——不知道。很多人希望把目标定到火星上去,你都不知道火星长什么样,定那儿干嘛去?北京爷们的“各”,被他诠释得淋漓尽致。但谈及亚都在空气净化领域的最新科研成果时,他神采飞扬,极像含辛茹苦的家长谈及养育成才的孩子。

   在众多演讲嘉宾中,他无疑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只源于他的个性,还有他高超的车技,尤其是离开时,他驾驶着高大的丰田霸道在前后间距一米的车缝中,一个打轮扬尘而去,这幅画面直到几十天后仍是公司小伙子们闲谈时的话题。

 

应对危机牵了奥运之手

   很久以前就知道亚都加湿器,在干燥的城市,很多人都需要它;很久以前就知道何鲁敏,因为在韩剧盛行的年代,他说过他的创业史就是一部韩剧励志篇,一次次跌倒、再一次次爬起来。

   直到这次何鲁敏成为奥运会的赞助商。他和亚都加湿器才为人们熟知。

   这一场旷日持久的“2008奥运空气加湿净化器独家供应商”争夺战持续了几年,当亚都胜出GE和海尔两大巨头不久,何鲁敏被某家媒体称为“最淡定的奥运赞助商”,紧接着,何鲁敏在一次采访中语出惊人:奥运的买卖要赔本做。

   何鲁敏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在他身上,有固执、有执著,但他似乎更多的是在遵从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凭自己的喜好与坚持,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初次见面,觉得他倨傲冷漠,惜字如金,等到真正开始谈话,说到酣畅处,畅所欲言、无所顾忌。

   “关于奥运,说了太多了。说得太多,以至于颠覆了我一贯低调的态度。”何鲁敏用这句话做开场白。“最早产生与奥运牵手的想法是缘于阅读了一份北京奥运研究会的材料。东京奥运会之前,瑞士的欧米茄品牌一直是国际奥委会计时器材的供应商。而东京奥运会上精工表通过价格竞争取代了欧米茄成为奥运供应商。此届奥运会所有计时器上出现的标志都是精工。由此,日本精工表一跃成为世界名表。也就是从这一届奥运会开始,日本表用了5年时间逐渐打败了瑞士表并且带动研发,出现电子机芯、电子表。瑞士欧米茄表从此一落千丈,之后又经过数年的努力,才又回到奥运计时器材的舞台上。”

   “把这段资料引用到自身,不难看出这其实是一个危机,并不是机遇。对于现在市场第一、技术第一的亚都来说,如果国内有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成为2008年奥运会空气净化的供应商,亚都在国内空气净化领域市场第一的地位都将难保,消费者将会认为亚都这个品牌不如另外那个品牌,这对亚都将是致命的打击。”意识到危机的亚都立即成立了重大项目办公室来研究方案,从2002年7月就开始了4年一波三折的奥运供应商申办历程。

 

申办路上的两个拦路虎

   回忆漫长的申办过程,何鲁敏一直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不过,不难听出还有些许自豪。“在奥运会的发展史上,经历了从‘赔钱赚吆喝’到‘赞助商泛滥’的过程。到了现在,是以‘减少赞助家数,提高赞助门槛,只和顶级品牌捆绑’为赞助原则。因此,每增加一个新类别的供应商是相当严格和困难的,就像北京申奥一样,需要经过组委会严格审核批准。首先是考察新增类别的必要性;其次是奥组委与原有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技术上严格划分了供应范围,必须与其协调不能冲突。

   “第一关并不是问题。2003年,非典肆虐。北京奥组委的新办公室因为安装了亚都的空气净化设备,成了最安全的场所,这给奥组委所有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良好的印象和熟悉的面孔给亚都赢了不少感情分数。并且,因为非典,人们突然意识到空气质量对于健康的重要性。一个新的经济名词——“空气产业”也正在引起企业界的重视。并且,亚都没有价格竞争者的问题。因为亚都选择了非常专业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的国内市场里,亚都可以说遥遥领先,在很多城市的市场占有率亚都排第一,从第二到第九都是国外品牌。亚都的强势显而易见。

   “第二关就没这么简单了,亚都遇上了GE和海尔两个巨无霸。GE作为奥运会的顶级合作伙伴,承担着为奥运会提供空调设备的任务,而空气净化设备在中国的标准中就被列入了空调类。这对亚都来说可不是一场容易的谈判,各方面专家反复讨论长达一年之久。空气净化设备在美国被列入肺医学类,属医疗设备,和空调无关,这是国际公认的,亚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都灵冬奥会时获得奥组委21位委员的全票通过,才成为奥运独家供应商。美国人尊重科学,但核心的商业利益寸步不让,明确规定亚都的供应范围为‘可移动式’空气净化器。”

   最终,亚都闯过了一道道技术难关。“自然,这源于亚都技术一流,光是公司在用的专利就有200多项,这200多项专利几乎把这个领域都覆盖了,国外也是买我们的专利,有的时候是买我们的核心器件。但非典那年亚都与北京奥组委的一段缘分也是关键因素之一。”

 

   做一笔赔本的买卖

   何鲁敏不讳言,赞助奥运是为了打开南方的市场。“我们的确有这个需求。南方市场我们的确相对薄弱,借助奥运我们可以迅速地完成知名度的问题。就像说杨振宁先生的太太翁帆女士一样,有杨振宁先生在前,太太的知名度就会很快提高,并且会产生很高的认可度。奥运对亚都也一样,说亚都好,未必有人信,但是奥运会的赞助商亚都,这就提高了品牌的可信力啊!”

   但是,说到营销策略。何鲁敏笑道:“其实,应该叫做奥运非营销策略。赞助奥运需要两个前提条件。首先,没有金钢钻,别揽那瓷器活儿;第二,没有赔钱的准备,别干这事儿。”言下之意,亚都有金刚钻,与此同时,也做好了赔钱的准备。“赞助奥运会就是一笔赔本的买卖。想要利用奥运会赚钱,那就不如不赞助。在历届的奥运会赞助企业中,都是赚钱的少,赔钱的多。拿亚特兰大奥运会来说,赞助商中赢利的企业占赞助商总量的25%,剩下75%亏损。”

   “赔本的原因在于我们打算以租赁的形式向奥运会提供空气净化服务,以节省奥组委在空气设备方面的投资。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目前奥运会的签约客房总量为28万余间。如果用传统的购买方式,空气净化设备可能会耗资十几个亿,但采用租赁的方式,只需花费几百万元。再加上运动员公寓、媒体村等其他场所,总投资只需一千万元左右就可以全部配备空气净化设备。这样,不仅可以保证在空调开启状态下室内空气清新洁净,还可以杜绝装修改建工程造成的化学污染,并能大大降低细菌性传染病爆发的可能。但是这样一来,亚都不仅要损失大量的收入,还很可能因此而背上沉重的包袱:租赁给奥运会的设备,奥运之后怎么办?”

   在这个问题上,面对董事及管理层的疑问,何鲁敏表现出了一名科学家的执拗,“我们搞科研、搞企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赚钱?亚都立命存身的根本到底是什么?仅看到机会,或者成天只琢磨怎么利用机会是一个企业的悲哀。奥运带给企业的,更为重要的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只有勇于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机会才会服务于你。”

   考虑清楚了亚都立命存身的根本,何鲁敏算了一笔账:“亚都一年的利润8000多万元,赞助费用4000万元,还赔得起。”

 

   “技术派的不切实际”

   何鲁敏作为亚都的首席科学家,公司的董事长,他给自己的定位却是“技术人员”。他说:“我是亚都的首席科学家,现在退居二线了,对企业的赢利什么的,就更没有感觉了。”

   如果要问他对什么有感觉,可以拿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做比方。前几天有媒体报道说,国际奥组委赞扬北京的准备工作,但也提出北京的空气质量还不够优质,不少国家拿此说事儿。

   何鲁敏在实验室里待不住了,他提笔给北京奥组委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北京的空气质量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奥运会期间我们会提供非常优质的空气。亚都作为奥运会的独家供应商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能力为北京奥运提供优质空气保障。前不久,环保局已经通过第三方对我们的设备进行了测评,在全球所有的空气净化品牌中,亚都四个系列的产品品质都是第一。

   “这就是我关心的事儿。得让那些不友好的老外闭嘴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其实我们当初赞助奥运会时,就已经为这事儿做好准备了。作为全球IAQ行业的全球第二,我们很清楚国际大型赛事对空气标准的评定。我国目前的空气质量和不少发达国家还有所差距,也是由国家的发展历程决定的,这个我们无法改变。但是作为行业领导者,我们有能力保障奥运会的空气质量达到最好,那为什么不做呢。”

   明白了何鲁敏关心的是什么,也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做一笔赔本的买卖。他笑:“去年我买房,钱是跟同事和家人借的,我个人没钱,我的钱都放在公司用于企业发展。从我的角度看,我是赔本的,但是亚都是成功的,亚都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奥运会的事情是同一个道理。”

 

   理想主义者何鲁敏

   何鲁敏出生于保加利亚,五岁时才跟父母回到北京。特殊的历史背景使得初中生何鲁敏上山下乡到山西一个远离公路的小村庄。在那里,他做了五年团支部书记,自修完了大学的课程。后来,他考入清华大学,毕业后又成为本校的研究生。顺理成章进入研究机构做学问。1985年,何鲁敏作为公派人员到日本学习,在日本看到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差距后,何鲁敏坚信这样一句话“科技救国”。两年后的春天,他谢绝了日本方面的高薪挽留后带着9箱技术资料回国了。

   1987年初,何鲁敏同另外两名归国的学者一起创办了北京亚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北京亚都建筑设备制品研究所。创办企业的5万元资金是以年息25%借来的。当时在“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情形下,租了钟楼底下的一个仓库做办公室,大门正对着钟楼,每天打开大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钟楼。说到此,还有个典故:为当时租的办公地点就在钟楼下面,“北京是全国的首都,而钟楼是北京的一个代表,虽说是仓库,可是我们也是在首都的底下呀!”从此亚都正式得名。

   “亚都是个奇怪的企业,不像大家想像的很有远见。”这句听起来有些贬义的话,被何鲁敏说得得意非凡。或者说,奇怪是一种令人欣赏的个性。没有远见,从某种程度来说更像务实。

   比如,公司能够包容一组技术人员因为所研发的产品被停产罢工一年;也允许研发人员按照自己的兴趣开发和空气净化不沾边的技术,诸如会唱歌的锅;在人员流动极大的今天,亚都还拥有一批在公司做了十年以上的员工,“我们的搬运工都有在亚都做了十几年的。”何鲁敏说;难以与资本方达成一致的时候,何鲁敏和他的团队宁愿“快乐地追求理想”,不去融资。

   毫无疑问,何鲁敏是一个快乐的人,他的快乐、还有处变不惊,影响到了亚都的每一个员工;何鲁敏还是一个理想化的人。他说:“我的理想是‘人间乐园’,把亚都办成人间乐园。哈哈,所以我现在交班了,不然就真把亚都做成‘人间乐园’了。”

   本文原刊登于《青年时讯》,作者/赵玮晶。

 

推荐阅读:

2008-01-24 | 冯仑一生最爱是折腾         (八)

2008-01-20 | 死亡只对活着的人或企业有价值(七)

2008-01-19 | 你选择和什么人成为对手?   (六)

2008-01-17 | 征服别人不如征服自己       (五)

2008-01-13 | 草根崛起的秘密在人性修炼   (四)

2008-01-12 | 冯仑“野蛮生长”的背后     (三)

2008-01-07 | 伟大未必能熬得出来         (二)

2008-01-06 | 妥协,放弃及冯仑这“疯子”  (一)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