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产业智慧。商业思维。

于清教。多媒体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日志

 
 
关于我

于清教。多媒体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品牌营销传播专家。 任多家著名企业集团营销传播策略顾问/专家,多家媒体策略顾问/专家组成员。 研究方向:企业战略/品牌营销/公关传播/财经评论/行业分析/总裁决策等。 Mail:qdyqj#yahoo.com.cn(#改@) Msn:qingdaonews808#hotmail.com(拒绝广告)

网易考拉推荐

汪海:我跟你讲不能干那种傻事  

2008-04-12 10:58:50|  分类: 财经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海:我跟你讲不能干那种傻事
 

汪海:我跟你讲不能干那种傻事 - 于清教 - 产业智慧。商业思维。

 

双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党委书记汪海走进《波士堂》

 

他是中国最长寿的企业家

30年来一直坚守在企业的第一线

他是一块活化石

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

中国经济体制的种种变迁

他曾创建了中国最大的制鞋企业

如今要打造中国最大的轮胎生产企业

他节约7000万工资奖金改制

却被质疑倒腾国有资产

“双星改制,我有话说”

汪海:我跟你讲不能干那种傻事 - 于清教 - 产业智慧。商业思维。

观察员: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

奇正沐古国际咨询机构董事长:孔繁任

微软华东区总经理:陈葵

 

 

精彩片段:

 

出生于革命家庭

主持人:

大家可能不知道

汪总他的这个出生地

就是山东的微山湖

大家知道威山湖吧

铁道游击队知道吧

铁道游击队跟他们家是很亲的

汪海:

我们那个地方

是铁道游击队的发源地

我哥哥那时候是咱们八路军的

鲁南军分区的特务营营长

老洪(刘洪) 李正

那是铁道游击队的政委

和我哥哥是战友

李正的家离我们家只有7里路

 

儿童团长的故事

主持人:

您多小开始

就拿着红樱枪查路条了

汪海:

六七岁的时候

正是淮海战役的前身

我们在那个徐州的北面

和山东交界

当时来讲徐州也归山东

就是国民党的军队

和解放军的军队拉锯

那我父亲又是我们村里

第一任村长

本人那时候光着腚

在我记忆当中 因为7岁了

不穿衣服 扛着红樱枪

专门查路条

就是看哪个可疑的人

你看演的电视剧里的没有

电视剧里面都穿衣服的

歪戴个帽子 挎着盒子枪的

那个就一定要查他 不是好人

所以从小我就干了

咱们中国解放初期的

儿童团的团长

 

中将——汪海

汪海:

实实在在地讲

真不想当市场的将军 

真是想当战场上的将军

在四星咱当四星上将

有五星当五星上将

有三星当三星上将

主持人:

但是

汪海:

但是命运安排当了市场上的将军

当了个中将

主持人:

所以您给自己起名字叫双星

汪海:

对 两颗

所以再提拔不了了

在市场就是双星了

上将是没有戏了

因为什么三星已经叫人家注册了

五星也已经叫人家注册了

我就没法再注册了

 

脱鞋打广告

汪海:

就我脚上穿的这个鞋

(说的过程中脱下左脚的鞋,高高举起)

这是双星的高档皮鞋名人商标

大学生不相信别说是双星冒牌

双星的皮鞋

这个鞋的话以前 1999(元)

我穿了三年了

今年春节他们非要给我换鞋

说老总咱有的是鞋  我说不换

我究竟看看我们中国的高档鞋

到底穿多少年

我估计再穿三年没问题

主持人:

大家别奇怪

汪总这么当众脱鞋不是第一次

当年您也穿着双星鞋去纽约

汪海:

主持人:

而且是在纽约

当着那么多美国人面

就当场把鞋脱了

这是哪一年的事

汪海:

1992年

我那时候刚刚试做的

特别我是穿了一双皮鞋

穿了双皮鞋

有美国的一个记者 她就挑衅

她知道我做运动鞋的

她出我的洋相

说你是中国的鞋王

不好意思 她说 翻(译)嘛

我觉得对付老外更好对付

这翻译翻过来

你脑子什么东西都想起来了

我一听这个意思她是不相信

你穿的是双星鞋

我说你这个小姐实际哪是小姐

我看也60来岁了 

我说你过来看看当时我就脱了

里头Double star(双星)

Double star(双星)

我说中国的鞋王到你美国来

要不穿中国的鞋

那还叫中国鞋王吗

主持人:

真有志气

他这一脱鞋

我想起当年赫鲁晓夫

在美国也脱过鞋

汪海:

是 他们那个报纸报道

说共产党人在美国脱鞋有两个

一个是赫鲁晓夫在联合国脱鞋

显示他的超级大国 砸桌子

一个是中国的企业家

第一代中国的鞋王

汪海说在美国脱鞋打广告

打了个大广告

打了个很大的广告

 

给汽车做鞋

孔繁仁:

其实现在您的主业已经不是鞋了

是轮胎了

汪海:

汽车穿的鞋还是鞋

孔繁仁:

所以我想说

是不是咱们把轮胎卖好了

回过头来您还会卖您的鞋

如何来打造您的民族品牌的鞋

汪海:

这个我觉得我们的起家

目的是给人做鞋

我是咱们中国的制鞋的

1996年最早上市的

我通过了四次募集资金

发展了轮胎

所以说我们当时就这么想

我们不能光局限人穿的鞋

我说汽车的发展

你们看看发达的国家

我说轮胎是今后

在世界的这个市场上

增长速度最快的

而且中国一旦这个市场

打开了以后

我这个市场要比

我现在这个市场好

所以我们决定做轮胎

在这可以说我做轮胎的历史

不到6年

我现在做到全国的第六名

所以说这我就抢先了

所以要不然的话我做鞋

我可能要费很大的劲

而且这个(轮胎)发展希望

要比那个鞋还要大一些 是吧

那么你说的我还做不做这个鞋

也就是说人穿的鞋 对

我可以告诉你

不但要做

而且下决心还要做得更好

而且我们已经定了目标

就双星鞋一定要把这个民族品牌

做好它

而且要进高端

 

双星的MBO

汪海:

那么这个鞋我现在正在申请

我要跟你说什么意思

青岛市给一个政策

因为它在整个上市里头

还占了16.5%

这16.5%我们争取

我这第一代企业家

给我党(工作)了一辈子了

能不能给点政策

把它买过来也好 奖励也好

成立一个新的公司

来叫他们来专门来操作鞋

就是您现在说的双星名人实业吗

对 双星名人实业公司

这个市里已经把公司给我批了

就是马上要解决了这个事

现在还正在进行当中

那么就专门来研究做鞋的

那我这个年龄(已经大了)

我认为来讲我把鞋交给年轻人

叫他们去操作

轮胎已经起来了

更代表我们中华民族的形象

所以说我再加快组织

那么一个班子 再发展

人穿的鞋不丢

要发展 要提高

汽车穿的鞋要加大力度

快发展 快提高

孔繁仁:

就是说您也刚才提到

正在把鞋的部分

从您的上市公司剥离出来

然后用另外一家公司把它收购了

那么我看有媒介评论说

您在倒腾国有资产了

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汪海:

现在的媒体网络

他各人有各人的观点

就目前我们的国资委

国家的监督那么严

我想倒的话 能倒得了吗

所以你们不要听他们

在那瞎说 胡闹

不要相信那个

因为(双星)这个牌子是我缔造的

整个的青岛市给政策 奖励

也是要对着我来的

所以说在整个的操作的过程当中

那青岛市它不能胡来

国资委它不能胡来

它要按着中央的改革的政策

一次一次地进行调整

他规定多少 奖励我多少

你拿多少个钱

你的管理层拿多少钱

国有股还要占16.5%

这一系列的规定很详细的

我想倒我能倒得了吗 对不对

你看了没有

有的国有企业的厂长书记他倒吧

他倒自己

他倒着倒着

把铐子倒自己手上了

我跟你讲 不能干那种傻事

 

名誉比金钱更重要

金岩石:

刚你说的这些我都觉得挺好
但是我想问的问题
是你刚才自己说的
你把一个800万的
拿不出工资的厂 干到了50亿
然后你的老板说
你要想入股你还得自己掏钱
但是现在你拿了一个终身总裁
这两个东西 终身总裁和你的
你认为你应该得的那一部分股权
这两个东西能对价吗
汪海:

首先来讲对我这个人来讲
钱和名我认为来讲
名要比钱不知道贵多少
钱是有价值的
我这个名现在没有价值的 这是一
第二来讲
关于终身总裁和股权的问题
终身总裁 我是国有的
哪有终身啊
但是股权的问题
那么你给我 我就要
你现在要给我 奖励我
我跟你讲
所有全中国的国有企业
改制都是亏损改制
我是节约了7000万工资奖金改的制
拿我节约工资奖金改的
我自己还得掏钱
我这不拿多的
哪有节约工资奖金改制的
主持人:

您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汪海:

想明白想不明白
都是因为我信共产党
我还是国家八百名党员的
党委书记
那你不想明白也得服从党
这是我一辈子不能离开的信念

 

走双星自己的路

金岩石:

我再讲另外一个

也是你们做鞋的 叫匹克

匹克现在是篮球系列全世界第一

但是他也是做民族品牌

也是做的是民族精神

但是先打国际

因为他认为国内

没有到这个消费水平

国内的消费水平给双星

他现在直接打到国外

现在从国外又打回来

汪海:

匹克也好 什么也好

都是中华民族自己的品牌

能够搞好我非常支持

我觉得它这种打法

从国外打到国内

从国内打到国外

我说它企业的情况不一样

你刚才说的李宁就是李宁运动服

我做服装的时候

李宁还在上中学 

李宁还上中学呢

能这样比吗 不能这样比

他的公司他就是操作品牌

它需要国外 是不是

你说的奥康

你说的匹克都是我们同行

它们发展我都高兴

它们都是个人的

他们都是白手起家

我这里是7700人

一个国有企业86年(的历史)

我这些事谁来给我解决

你研究它那个模式

我们跟着它走的话

我们不付出得更大吗

主持人:

金老师您得给我们总结一下

汪总这个双星

到底对于其它的民族品牌

有没有一些可以复制的经验

还就是因为他的个性很独特

他因为是第一代中国企业家

经历了风风雨雨所以很不一样

没有复制的可能性

金岩石:

我觉得在国有企业

汪总能走出今天这条路

那也是非常困难

他实际上给我们暗示了一个东西

在一个国有企业

想当一个企业家 是多么困难

所以现在成功的企业家

不要拿你今天的成功

跟国企老总去比较

他们承担的压力 承担的痛苦

甚至人生的风险

远远高于现在的创业者

所以这是中国社会在进步

 

改革30年的见证人

陈葵:

我觉得他真的是很幸运

虽然他努力过

虽然他也付出过很多

但是就他所经历的

这一些体制的改革

这个时代的变迁

这个市场的高速发展

所经历的一整套东西

真的是您个人的财富

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进步了

我们的市场已经到了一个

很高的台阶

汪海:

我有那么几句话

我是一个冒险者是一个开拓者

也是一个改革者

但是也是一个成功者

也是一个幸运者

 
文章引用自:波士堂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